企业中的官僚主义

一个企业中,最容易滋生官僚主义的恰恰是纯服务部门——人事和财务。

兵之大能

和平长葆者,兵之大能。虽战能胜者次之。

老汤

常言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关路美食街是全城餐饮行业的T台,各色潮流菜品你方唱罢我登场,哪里用得了三十年?十年前流行麻辣小龙虾,这里一条街都是麻小的招牌。八年前流行香辣蟹,原来的小龙虾馆一夜之间改头换面。再后来,酸菜鱼、水煮鱼、过桥米线、小火锅、海鲜烧烤、啤酒炸鸡……这潮流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食客们图的就是个新鲜劲儿。现而今,东关路上所有饭店的老板都在议论一家新来的店——“老汤李”。

这家专做酱鸭舌的小店刚开张,就成了关东街的“现象级”话题。据说开张前一天,入夜了,沿街的馆子陆续上了门板,“老汤李”老板伙计们却摆起了阵仗,不知从哪召来了一个吹鼓队,像妈祖巡游一样八抬大轿把一个陶罐罐请进店里。李老板迎来镇店之宝百年老汤的消息不胫而走。开张那日便是门庭若市。一包酱鸭舌整二两,一个主顾最多卖半斤。买卖只做上午半天,卖光了打烊拉倒,根本不管门外排起的长队和人们沮丧的抱怨。

“老李家的酱鸭舌之所以味美绝伦,奥妙全在这百年老汤里”,关东街上的食客们口耳相传。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老汤李”门前的长队依然不见消散,俨然成了关东街的景致。上个月,“老汤李”终于允许加盟合作了。合作的规矩只有两条:其一是能够分到一陶罐的老汤做引子;其二是加盟店开张前也要按规定的路数举行老汤进店仪式。最邪性的一幕发生了,关西街加盟店开张前举行仪式时过于激动,伙计不慎摔了罐子。大家围过来看那老汤,却发现洒在地上的怎么看也不像汤汁,倒像矿泉水。

简化汉字应予废止

简化字推行后,特定历史阶段内确实在消除文盲,普及文化方面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但目前来看,简化字的历史使命业已完成,应予废止,逐步恢复对正体汉字的使用。原因有四:

一曰不再必要:在规划上,简化字是作为从汉字到拼音文字之间的过渡而临时存在的。而以拉丁化为总目标的汉字“改革”计划早已破产。目标既已放弃,过程中的中间产物自然也就没必要再保留了。

二曰不再实用:信息技术实现了汉字与计算机时代的无缝对接。在数字化、网络化的使用场景中,简化字在学习和书写上的低门槛优势已不再明显。正体字反而易辨识,也更为美观。从这个角度来说,汉字网络化比生造简化字甚至用拉丁字母替代更能符合由繁到简的汉字发展方向。

三曰设计缺陷:汉字简化过程中存在如同音合并(如“髪”“發”合并为“发”)、类推不全(如“让”和“嚷”“壤”)等情况,设计缺乏严谨性,整个体系不能自洽,损害了造字逻辑,学习汉字不能再靠联想,只能死记硬背,也造成理解和使用上的障碍。

四曰伤害民族:纵向上,造成与历史文化的割裂,使我们读不通祖宗史书。横向上,造成与天下华人的隔膜,使我们看不懂同胞家信。这种自造沟壑,自外于中华的行为对民族凝聚力的塑造极为不利。

神海4白金后的疑问

得得术后恢复得不错,前段时间没心情继续的神海4又能拾起来了。直到今天终于白金,算是告慰socrateszhe的在天之灵。

白金后还是有个疑问:有一章讲德雷克兄弟小时夜入老太太家翻本子,发现墙上好多中国画中都有三个汉字:屁屠尸!

顿时觉得特别low,一定是制作组不严谨,不知从哪搞来三个字形差不多的汉字就安上面,还以为很酷,也不知道考证下什么意思,不伦不类,有损顽皮狗大名。

后来又仔细琢磨,会不会是这样:做这些素材的外包公司就是中国的,很有可能是美工成心留的记号。美工嘛,就是P图的,P图师=屁屠尸?这是有意为之的彩蛋吗?